“中国版ZARA”被申请破产清算!为何陷入债务泥潭

2021-11-29 14:23:20

  原标题:“中国版ZARA”被申请破产清算!为何陷入债务泥潭

  曾有“中国版ZARA”之称的拉夏贝尔,竟然走到了要被申请破产清算的境地。

  11月22日晚间,*ST拉夏(603157,拉夏贝尔)发布公告称,公司从乌鲁木齐市新市区人民法院(简称新市区法院)转来的快递获悉,公司债权人嘉兴诚欣制衣有限公司(简称嘉兴诚欣)、海宁红树林服饰有限公司(简称红树林)、浙江中大新佳贸易有限公司(简称浙江中大)向其递交了破产申请书。三方申请人此次诉讼事实均为2020年诉讼案件中拉夏贝尔未决债务问题。

  11月24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拉夏贝尔证券部,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本次债权人申请公司破产清算存在非常大的不确定性。

  “因为根据相关规定,上市公司的这种破产案件一般要由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的,新市区法院是一个基层的人民法院,请求是不符合相关法律程序的。公司这边也会及时地向新市区法院提交异议申请,同时我们也没有收到关于这个破产清算的任何裁定,所以有非常大的不确定性。”该人士说。

  撇开程序问题,上述破产申请公告已显示出拉夏贝尔的“千疮百孔”。

  拉夏贝尔在最新公告中坦言,现阶段公司仍然面临较大的债务负担及经营压力。

  深陷巨额债务泥潭

  从公司10月28日发布的三季报来看,截至9月30日,拉夏贝尔涉及已决未完全执行的诉讼案件涉案金额约为20.86亿元,未决诉讼案件涉案金额约5.3亿元。

  据公开披露,截至2021年10月26日,因涉及较多诉讼案件,公司及下属子公司共计144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包含一般户130个,基本户12个以及募集资金专用户2个,冻结金额约为1.26亿元;公司下属17家子公司股权被冻结,涉及案件执行金额合计约6.73亿元;因涉及31项诉讼案件影响,导致公司4处不动产(截至2021年9月30日的账面价值合计约为17.01亿元)被查封,截至10月28日,公司累计涉及未审结/未调解诉讼案件58起。

  巨额债务的另一面,是拉夏贝尔不断下滑的业绩。

  2020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8.19亿元,同比下降76.27%,净利润约为-18.4亿元,虽较上一年有所收窄,但仍处于巨额亏损状态。截至2021三季度末,拉夏贝尔净资产约为-8.96亿元,2021年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2.89亿元,营业收入3.65亿元,同比下降78.16%,其中第三季度营业收入8670.3万元,较去年同期下降71.74%。

  也就是说,拉夏贝尔已然资不抵债。

  而根据前述三方提交的申请书内容,拉夏贝尔名下无可供执行的财产。“被申请人作为债务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者明显缺乏清偿能力,被申请人的情况已经符合破产的相关条件。”红树林申请书显示。

  拉夏贝尔在最新公告中坦言,现阶段公司仍然面临较大的债务负担及经营压力。

  在如此现状之下,拉夏贝尔还面临着资本市场的风险——退市

  拉夏贝尔自2017年登陆上交所,2018年就出现首度亏损1.6亿元,2019年净亏损扩大至21.66亿元,2020年再次亏损。2020年7月1日,因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拉夏贝尔“披星戴帽”,股票简称由“拉夏贝尔”变更为“*ST拉夏”。

  若拉夏贝尔2021年净资产仍为负值,公司A股股票将被终止上市。

  盲目扩张埋下祸根

  复盘拉夏贝尔的沉浮史,很多人都会将原因指向盲目开店和大举并购

  上市之初,拉夏贝尔招股书中曾提到,IPO所募集来的资金用于零售网络扩展与新零售信息系统建设,未来三年将新增3000个网点,也就是按照计划2020年将突破1万家。

  对于越开越多的门店,拉夏贝尔创始人邢加兴认为,店开得越多就越好管理。因为从300家开到600家的经验告诉他,“一个地方店开得越多,管理效率就越高,成本会降低”“管理成本是随着规模做大逐渐得到控制的”。

  2017年底,拉夏贝尔的门店数量达到了9448家。

  与此同时,拉夏贝尔还在大手笔买买买,品牌越来越多。

  截至2018年底,拉夏贝尔共有15个品牌,但La Chapelle、Puella、Candie’s、7m、La Babité这5个品牌贡献了80%的营收。

  其中备受争议的是收购法国品牌Naf Naf SAS。

  2018年1月,拉夏贝尔宣布以5200万欧元(约合4.1亿元人民币)收购法国VIVARTE时尚集团旗下女装品牌Naf Naf SAS40%股份。随后在2018年11月,拉夏贝尔对剩下的60%也产生兴趣,拟出资3534万欧元(约合2.78亿元人民币)收购La Cha ApparelII Sàrl60%股权,从而间接收购Naf Naf SAS60%股权。改善收购交割事项的最后日期延期至2019年7月1日。

  为了完成收购,公司与第三方签订协议,并贷款不超过3800万欧元。

  但Naf Naf SAS业绩表现自2017年便开始疲软,2017年亏损约5126万元,2018年亏损有扩大的趋势。

  需要注意的是,该起并购的后遗症一直延续至今。

  拉夏贝尔目前58起案件中债务最高的一起为担保合同纠纷,诉讼涉及金额高达3.11亿元,起因为2019年5月,拉夏贝尔以旗下三家原全资子公司的100%股权为质押物,向海通国际咨询有限公司申请了一笔3,740万欧元的并购贷款,用于支付收购Naf Naf SAS60%股权的交易价款,公司及子公司为该笔贷款提供了连带责任担保,后因公司流动性困难未能及时归还该笔贷款。

  断臂难挽大厦将倾

  于拉夏贝尔而言,被申请破产不过是敲响命运最后的警钟,其危机在这两年已显露无遗。

  业绩失速、毛利率下降、存货周占天数提升等,各种财务数据不断恶化。2019年8月,邢加兴还出现高比例质押爆仓。

  对于业绩失速的原因,拉夏贝尔在回复上交所2018年报问询时曾指出,近年来服装零售行业销售额增速放缓,行业内竞争加剧,部分行业内公司均出现了毛利率同比下滑的情况。此外,以直营模式为主的拉夏贝尔还面临人工、租金等刚性成本的上升的不利影响。

  纵有行业问题,但拉夏贝尔的盲目扩张策略或要负更大责任。2018年开始,意识到危机的拉夏贝尔开始采取收缩策略。

  2018年末,拉夏贝尔门店数量首次出现减少,但仍有9269家。2019年,拉夏贝尔主动闭店求生,减少实体门店2400余个。到了2020年,拉夏贝尔在境内线下经营网点数量已由年初的4878家降至年末的959家。

  同时,拉夏贝尔开始断臂求生。随着资金压力、疫情等因素影响,公司旗下多个子公司相继宣布破产。2020年1月,拉夏贝尔发布公告称,子公司杰克沃克因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已具备破产原因,法院受理杰克沃克的破产清算申请。同年5月,拉夏贝尔发布公告称,境外全资子公司法国Naf Naf SAS因无力清偿供应商及当地政府欠款,当地法院已经裁定其启动司法重整。

  今年半年报中,公司表示将继续坚定围绕“收缩聚焦、降本增效、创新发展”的经营策略,尽最大努力缓解公司流动性压力,重点保障生产经营及核心业务的稳定。

  “目前主要是债务问题,公司和各个利益相关方,包括供应商在内的相关方都会积极地沟通、协调和解决债务问题。另外,还可能通过公司一些闲置资产的处置以及引入新的投融资渠道来帮助公司改善困境。”前述拉夏贝尔证券部人士表示。

  而从人事变动来看,拉夏贝尔也处在风雨飘摇之中。

  2020年2月,作为公司实控人的邢加兴从董事长一职隐退。今年3月,其所持1.416亿股拉夏贝尔A股股票被拍卖,早已失去了对拉夏贝尔的控制权。

   

责任编辑:祝加贝

文章来源: http://www.zfrjjh.com/shehui/2540810.html

标签:

郑重声明: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相关推荐

返回顶部